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址大学

名师论坛

编辑经验谈选录

【来源:文学院 | 发布日期:2007-08-20 | 作者:chinese 】     【选择字号:
编辑感言(一)

第一篇,整体经验谈:

自由而真诚
姜贵珍  2001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拿到这份报纸的经营权那一年,报纸本身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而系报这种印刷品在校园里的反响及地位,每个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尽管我们的系报因为学院本身的背景和历任编辑的苦心而最为人所期待,但它和我们的期望显然还是有很大出入。

      我们五个人做为历任编辑人员中的一届,是以相当奇怪的方式接手报纸的,那就是被报纸外部成员突然指定,而不是经过校园普遍流行的个人宣讲和前辈挑选。我所以强调这一点,是有深意的。

      因为当时并没有存心做校园报纸的打算在,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把它当做一个学院小报来经营,而是野心勃勃也可以说是无知无畏地妄想拿这小小四版纸做成《南方周末》式厚重大报的实验场,不身在其中的人很可能会嘲笑我们的狂妄,但我们自己是很郑重其事地研究以南周为核心的许多报纸的版面类分、定位、内容尺度、甚至栏目名称、版式和报头设计,并在此基础之上开始我们自己的报纸改造。严羽“取法乎上,仅得其中”的观点背后所隐含的倾向,也许就是我们看似盲目攀附背后的积极意义。

      我们首先在内部明确了报纸的定位。因为我们是身处一个全新的,只容纳本科低年级生的校园里--我们是最年长的一届,时年大二,我们对报纸的最初期许又是变成当时校园内的王牌,所以,最起始的定位是既关注真实的身边生活,又有适当的疏离和超拔,主题多半要跟“青春”相关,但,要积极、有趣、有力量和适当的思考,而非一味的忧郁、另类、颓废哀伤。我们把此一时期可能引发年轻群体兴趣的音乐、电影、动漫、校园乐队、图书走向、甚至歌剧、情书等,都设置为专题,每期一个专题,在总栏目名老茶坊加小名称的形式下--例如:老茶坊.读图时代,有变有常地坚持下去。

      而类似大报观察或焦点类的深入报道版,被放在第一版??我们不想再做那种一被人提及文学院院报就被联想到风花雪月或者务虚玄想风格的报纸,那样的风格作为文学社团内刊的话,是无可指摘的,但,决不是报纸的路数。哲思和文学固然不可或缺,到我们手上,其总量却大大减少了,总之我们把这份小报搞成务实、真切、以实际影响力为目标的类新闻纸。

      作为编辑者,我们之间的友谊和理想也随同报纸一起不断进步,在每一次新的改版和定位变动之后,我们的野心也逐渐增大了,此时正好迎来了报纸的十年百期纪念版,那个时期也恰逢南周1000期纪念版快要到来的时候,我们学院的老师替报纸拨放了多一倍的经费,而,凭借和报纸编排打印室人员的软磨硬泡,我们终于尝试了八版彩印这样一个小小的突破和梦想。在报纸付印的那几天里我们看到了南周的1000期纪念版,对照自己做出的小样,我们比之一年之前,有了更多的欣喜与深入思考。

      此后我们尝试了八版的暑假版《文苑.自由新生活》,不但从内容到形式都更加自由,在操作上自己筹措经费,然后在兰大、工大、包括西北师范大学在内的校园内公开售卖。--我们基本已经假定它是一个校园内的南周周刊。这个从未有人尝试过的举动使得我们的报纸不仅仅进一步提高了知名度,也进一步具备了对校园读者群体的某种号召力。

      我们的梦想进一步扩展,已经企望做超越本校,涵盖西北五省的第一份大发行量与独特定位的校园报纸了。但是,由于我们长期以来形成的只考虑怎样实现理想而不是怎样争取那些细微权力的个性,以及跨学院的合作之中,靠《自由新生活》所争取到的第一笔启动资金2万元,完全掌握在了一部分斤斤计较于蜗角之争并以此要挟我们让他做主编职位的人手里,我们的这个计划最后变成泡影。

      此后我们五人退出报纸编辑工作,将一份试图立足校园标明自己风格的报纸传递到下一届学弟学妹手中,并且,在他们手上得到了很多方面的进步和完善。

      如今回头再看两年左右的报纸工作历程,我想说我的收获远多于遗憾。我不仅找到了整个大学期间最为合拍的好朋友,而且,我们之间为一个共同的理想而合作的那种无间的、从来不分职务只分工作侧重点的独特方式,以及我们对报纸形式和内容的不间断讨论与求新求变的追求,都令我深刻意识到我是在一种近乎理想的报纸运行方式中开始了对纸质传媒的兴趣,此后的岁月中对各类传媒的特点、发展、及变故的关注越多,就越加深我的这一印象。

      而且,我认为在校园之内,如果真正要做成功自己期望且梦想的事情,除了志同道合的合作者之外,超越蜗角之争,从细微的职务、加分、学院内部的权威等等琐屑的利益权衡上解脱出来,是最最重要的。我们的无心而被选做报纸编辑者,对照长期以来从那些各怀野心的应选者中选拔竞争关系的合作者的习惯,我当然认为前者是我们小有成就的原因之一。

      最后,在我们做报纸执行期间,我们的指导员张炳成老师、班主任彭钧老师,给了我们非常充分的宽容和自由,他们对我们的每一次看似梦幻一般的尝试都给予相当的鼓励、适度的指导,至多也就是劝戒,而不是严厉的控制,我们一直非常感谢他们:如果没有他们的宽容与宠爱,我们也很难把报纸折腾出那样的风格。


第二篇:美编经验谈:

执剑突围
黄海拾贝  2001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在我接手的那段时间里,非常幸运的是恰巧遇上文苑百期庆典,院里拨了比平时充足的资金用在一百期上。于是不但版面扩充了,印数增加了,最重要的是尝试了在一百期以前任何一期都没有过的彩版。那一期的主题和看点是历史回顾和事件盘点。毕竟,一份院系报纸做了十年,能做到一百期,凝聚了不少人的思想和心血。并且,也确实是能挖掘一些题材出来的。十年,兰州变了,兰大变了,《文苑》也不会停滞不前。于是配合这个主题,在版面设计上,更侧重于历史的厚重感和时间的流淌感,并突出中文系的传统精髓。以前的《文苑》因为是黑白印刷,所以大多数时间上是在版面设计和图片上做文章,在颜色上没有更多的考虑。一百期的《文苑》,我开始在色彩的协调上进行突破。将喜庆和历史感结合,因此版面主色调用的传统的朱红。拿到印刷完成后的样稿后,普遍的反映还是比较满意,初次尝试也算是成功的。

      后来,《文苑》继续传给下届的师弟师妹接手,也有传与一些心得和经验给他们。但是,我个人认为,版面设计都是因个人偏好而异,都是在体验后渐渐总结出自己的经验。因此,我能做的也是帮助刚入行的新手更快掌握一些潜规则。其实,做美编没有什么特别的,一是兴趣,二是运用好你的兴趣与积累,将它作为手中的剑,带着它在以往传统的报纸设计中寻求突围。


第三篇:专题新闻类经验谈:

新闻是这样开始的
林树京  2001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事实上,在被任命为《文苑》主编之前,学校里包括学生会、校团委以及各个院系各自的报纸已经很普遍地在各个宿舍派送了。我们接手《文苑》是在10月初,相对来说已经算是比较迟的了,然而这也给了我们总结其他校内报纸的机会。

      首先是版面的划分问题。每个月8开4版的规格其实很难做到有什么影响力,为了突出中文系特色,我们划出一个常规的文学板块;另外,还有“老茶坊”在校园内首创“专题”版面之风,每期策划一个选题征稿,选文闲散而又力求围绕轴心,所策划的专题包括“读图”、“电影”、“80后”等,标榜青春的风格吸引了大批读者的关注与参与;此外还开辟了“边走边思索”一版,后来证实整版的原创哲思类文章,已然使得《文苑》整体上并不至于因为宣扬“青春”而显得过于轻佻,甚至有了点厚重的味道。

      最让我们头疼的,实际上还是第一版。参照以往的《文苑》以及其他校内报纸,我们发现毫无例外第一版全是新闻板块;而指导老师也在此时表达第一版务必以报道系内新闻为重心的要求。再翻开市面上流行的各大报纸,从未有过办报经验的我们发现,新闻,永远是一份报纸的灵魂,而作为一份“综合”(尽管版面少,但好歹也是个系报)类报纸,没有新闻,便会像一个人没有眼睛那样。

      事实上,开始第一期我们还是处于摸索阶段,但整个新闻板块的雏形已浮出水面,这个板块包括一个头条,一篇报道以及若干条简讯。这个雏形在后来的《文苑》逐渐演变为一个专题策划作为头条,一至两篇新闻报道,若干条简讯,以及“信息EMS”等几个板块。

      在保证《文苑》不至于背上不重视中文系形象宣传“罪名”的基础上,我们决定在新闻报道及简讯两个板块将这一个月以来系里发生的新闻一网打尽。但是所谓“一网打尽”,也并不是做腊八粥一般不负责任拼凑一番。事实上,我们5个编辑常常在哪个新闻应该入选报道哪个新闻应该被打入简讯而争执不休。后来我们“退休”,回头翻看报纸时,发现实际上过去我们是一直有着一定的分类标准的,同学并不关注或者平时关注过多的消息,一律被我们作为“简讯”发出;而同学感兴趣或者少为人知的消息,则有两三百字的报道加以详述。这样一来,便避免了当时校内同类报纸所通行的??不管如何、不分轻重都用同样字数报道,整个版面由七八个同样分量的新闻,拼图一般毫无重点地拼成大杂烩的做法。

      “信息EMS”则是被我们定位为面向读者的一个窗口。我们先是印发读者调查,统计中文系学生本月最想了解的是系里的什么信息,再根据反馈上来的结果选取最有代表性且有分量的信息加以刊登。事实证明,这个栏目的受欢迎程度,仅次于作为头条的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是我们试图作为整个报纸品牌的一个栏目。当时的五个编辑,除了美编,另外三个编辑分管三个不同的版面,而我除了统筹那三个版面以外,还兼负责新闻板块。然而,在专题报道这一块上,我要求他们四个编辑都必须参与进来,一来凭我并不智慧的头脑,必然不可能将一个专题策划做到面面俱到;二来,是试图让编辑们在专题的策划与撰稿中体会合作的乐趣,并通过互相学习而达到共同进步的效果。在简短而不正式的会上,我们每人必先上报两个以上的选题,然后再从其可行性及可能被关注的程度等方面出发,最终确定一个选题。选题确定后通常会给每个编辑两三天的时间策划,编辑们将各自的策划方案放到一起,加以整合,便是我们这篇报道的框架了。然后再根据这个框架进行分配采写,采访及写作的过程中,编辑之间并不互相干涉,以利于各自在进行各自所分配的任务中,发现框架外的新亮点。截稿之后,我会将稿子收集并加以整合为一篇颇具分量的专题报道。所以,通常你会在我们报纸第一版的头条位置发现,记者的署名要嘛是四个,要嘛是五个。在职期间,我们策划过的专题报道有《把脉文学沙龙》、《今天,我们去哪里读书》、《论3号楼的倒掉》、《非典时期:非常或者正常地生活着》等;而第一版这个通常被读者一扫而过的新闻版,也第一次在校内报纸里,在《文苑》这个载体上,成为读者乐于阅读并且最为喜爱的板块。

      在暑期特刊《自由新生活》里,我们推翻了《文苑》以前的版面设置,并首次尝试了访谈类新闻的采写。在一整版的新闻专题(并非第一版)里,我们以“校园音乐”为选题,采访了包括摇滚乐队及校园歌手在内的五六个人。我们知道,访谈类新闻对于记者提问及反应能力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在派发记者前,我们先将最重点的问题罗列于纸上,其他的则试图给记者最大的发挥空间。由于在选题、策划、采写这一条龙上的全面努力,结果这一版访谈受到读者的极力赞赏。在兰大以及西北师大等兰州的一些高校里,这份自筹经费的暑期特刊在销量及口碑上均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

      在新闻这一块,作为中文系的低年级学生,我们由一窍不通到略懂皮毛,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当中除了研究校内同类报纸的失败经验,我们还在图书馆大量翻阅了国内的各大报纸,并从中吸收了很多极为有益的经验。实际上,在我们,做报纸做新闻,已并不只是对读者负责的一件事情了;我们知道,在未来的从业道路上,在《文苑》里工作的这种通力合作以及孜孜学习,将会为成为我们的指路明灯。



编辑感言(二)

为昨日祭
殷晓丹 2003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当进入兰大中文系时,对大学生活充满了百般绚烂的憧憬,因为一直喜欢文学的缘故,自己也便少了几份对于文学这门学科被边缘化的遗憾。

      记得当时我去参加了校学生会机关报《莘莘时风》和校团委新闻中心的纳新,结果都被录用,但我却错过了自己钟爱的文学性报纸《文苑》的纳新。她是中文系的系报,心中自有几分黯然,况且当时主办《文苑》的几位师兄师姐在校内还颇有名气,如诗人气质的林树京,含羞多才的杨许波,美术责编黄海拾贝,评论及新闻方面的姜贵珍,还有人与名字一样美丽亦具才气的欧阳琴娜。他们曾一度热情地把《文苑》(当时称为《半月文苑》,他们叫卖的报名又一阵亦称《自由新生活》)摆到食堂门口去卖,出足了风头,但后因学校干预而作罢,听到此事虽然下文不济,可也让后来的我们羡煞了好一阵子。

      2003年9月份(大约)出版的第100期《文苑》是自上世纪90年代创刊以来的巅峰之作,用彩色印刷,并扩为8个版面,且内容也非常可观,图文并茂,成为后来我们所提及的典范。

      第100期给我留下了永远抹之不去的美好记忆,顿时让我觉得心潮澎湃,一种抑制不住的渴望使得自己坐立不安,后来头脑一阵发热,就把最近写的一篇文章拿给了已经换届的时任主编薛雯。结果还不错,现在仍不知道当时是因为我的诚意还是我的文采,总之没几天,主编就通知我被录用了,当然乐不自禁,窃喜了好几天。我当时被分到第四版,在学戏剧影视文学的师姐倪会智的带领下,做专栏策划工作。她也是继林树京他们几个之后的有点名气的才女,发表文章之多,当在其他几个责编之上,并且说话爽朗有力,个性十足。

      兰大校园里质量高的报纸没有几份,也就《莘莘时风》、《文苑》、《西北角》略有看头,又适逢榆中新校区的建设,校园文化形成了明显的断层,作为办报人,引领校内媒体的走向,本身就是一项不易的事情。但可喜的是榆中校区第一届的林树京他们几个一开始,就把《文苑》提升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品味之上,欣喜之余,作为大一的新干事和大二的主编责编们一起都深感压力之重。总体上2002级的几个(倪会智等)编辑时,《文苑》一直保持了应有的风格与品味,并于2003年获得校团委评的“最具风格”奖项,当然这离不开林树京他们几个的办报积淀之功。

      自我进入《文苑》后,就成天拼命地写东西,一次性地交给责编们就是好几篇文章,发表的也最多,至今还记得有《任西风》、《塞外读秋》等几篇散文,也渐渐在系内有了一点小名气,再加上在《莘莘时风》写文学和新闻评论,自己也感到很激动和充满信心。曾经一度在《文苑》,我们同一级的几个责编建议在第四版给我开个专栏,我受宠若惊,但被主编们以尚需锻炼为由拒绝了。虽有遗憾,可当时推荐我的李洁、钟川、令倩倩等人,我心中一直存有感激之情。

      到2004年社长、主编换届时,《文苑》实行了在整个院内的招聘制,出于种种原因,我独自黯然地离开了最爱的《文苑》,而去《莘莘时风》任了社长,专写评论,兼写文学稿,再就是做一些学生会的管理工作。虽然也是社长,但每当我捧起新出版的《文苑》时,心中真有万种忧与愁,我深爱着文学,故我也深爱着《文苑》。那时以为这生再也不会是《文苑》的人了,所以也给《文苑》写过稿,现在能记起的有《茧之变》等。

      大二上学期在《莘莘时风》发表有《有魂向西》、《铁轨无尽头》、《毕竟东流去》等文学稿;《艾滋只盯准大学生?》、《是工作,也是激情》、《清一色还将继续下去吗?》等评论稿,特别是评论《穿梭在校园中的文学??我看兰大校内各报纸》曾受众人好评,心中实感安慰。

      大二下学期在与时任文学院党委副书记张炳成老师的一次谈话中,谈及了《文苑》的现状,也即整体下滑趋势,得知我在《莘莘时风》和《文苑》的经历后,张老师便征取了我对《文苑》的意见,决定由我出任《文苑》的新主编,改组成员,重新纳新。答应之后其实我心里也空荡荡的,突然接手《文苑》,深感荣幸,但要她有起色,心中的不安便陪着我走过了刚接手时的第一期报纸的出版之日。

      在2004级的学生中经过摸底,我重新招进了八个各有所长的干事(过去的成员留下了两个),第一期我坚持全部用原创稿,将第二版全部设为戏剧影视评论版,第三版刊登各类来稿,第四版仍然每期设专栏,围绕一个话题征稿。我在第一期特意为第二版“每月荐书”一栏写了《我们缺少狼的血液??读〈狼图腾〉》(这片文章后来发表于兰州大学报 )。

      中国文坛的整个现状让人担忧,自市场经济冲击以来,文学一再的被边缘化,物质利益的驱使,使得中国人无视文学的作用。在寂寞和冷落的角落里,文学独自在悲伤地蹒跚着。所以在大学里,要想办出一份让学生们看了受益而不诅咒办报人的灵魂的文学报纸,真的是难上加难,《文苑》仅四个版面,每期刊登文章字数不足一万五千个字,尚不够一篇中篇小说的字数,在如此狭小的文字空间里,发挥的余地实属有限。但对于文学的纯洁信仰不容我放弃,所以追求朴实、真情成为我前期的主张,此举的目的就是先提升《文苑》的可读性。有了可读性的保证,再去刊登揭露人性黑暗面、暴露丑陋灵魂等尖刻讽刺性文章,以完成《文苑》整体风格上的复杂和全面性,使她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清新、古道荒漠的悲凉、人生变化无偿的感慨等等,让读者能与《文苑》所蕴涵的感情实现共鸣,以对人性给予人文的关怀,为校园文化的建设撑起诗意绚丽的文学天空。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努力还是成功的。在我任主编期间,除正常的每月一期外,还出了迎新专刊、迎教学评估专刊及三下乡专刊。这里我要特别提出三下乡的那期《文苑》,我们在刊登三下乡支教队员的感受以外,还特意把乡下把孩子们写的文章也登了上去,另外还有扫描了一篇一个乡下母亲颤抖着写下的歪歪扭扭的的字迹。真的,我作为一个随队支教的队员,当那期报纸出来后,很感动,内心里情绪翻动异常厉害。对于现实的关注也是文学的使命,介入社会,怎样用文学展示世界或社会底层,我们用小小的一份报纸做了最好的诠释。

      在陆续出版的《文苑》当中,我曾写过《如狼哭嚎》、《流浪成一个人》、《刚来大学,你眼花缭乱了》等散文随笔及乡土小说《戏》,我一直在努力,不想让自己主管的《文苑》成为一片盐碱地,贫瘠不堪。

      对于《文苑》的定位,我自认为是真情和理性。真情是文学经久不衰的源泉,而理性是文学给读者的一种思索启示。沿着这样的路子,《文苑》在兰大的魅力也将一日不减,我有这样的信心。

      记得我曾说过:生,是兰大人;死,是兰大的鬼。同样,在《文苑》干一天,我这辈子,在灵魂的隧道里心必将有一个站牌,上面用我的激情和眼泪涂写上《文苑》两个字。

      转眼,毕业了,其实自己还正年轻、刚有点成熟,可总是避免不了的伤感时时挑逗着我的心。看到大一的师弟师妹乐呵呵地走进《文苑》编辑部的大家庭时,我说自己该退了,真的该告别守侯了两年的《文苑》了。换届后,我当了《文苑》的社长,就很宏观地指导一下现任主编和责编们的工作,况且我又是兰大文学院团委学生会常委,分管着《文苑》,故又有着一层剥不去的联系。

      现任的《文苑》编辑们也都是很优秀的。上一年重新招进的两个专门搞新闻工作的干事,后来因为文学院团委成立了新闻中心而任了主任和副主任。

      昨日充满激情的岁月,在我脑海里似流水一般东去而不回头,留恋也好,伤感也好,时光的消逝带走了我昨日的丝丝回忆,至今只有把酒以酹昨日,以飨我过去的苦与乐。《文苑》将继续在兰大校园内扮演着应属于她的角色,一届届主编责编们的交替,延续和发展着她的辉煌。

      曾有一次在网上看到一个兰大中文系毕业生创建的博客,上面有篇文章说是曾于上世纪90年代初参与创办《半月文苑》(后改称为《文苑》)的一个同学因肝硬化逝世了。悲伤之余,我内心空虚无比,那位师兄是否在弥留之际想起他的《半月文苑》呢?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珍惜回忆和今天在我心里突然慢慢变得清晰了。

      现在提笔至此,千般滋味在心头,值此回忆曾经走过的日子,略带忧郁的伤感,但昨日确实不再,留给我的,只有如梦似幻般的记忆,在我心中铭刻,我将永久珍藏,待到它发酵的醇香迷醉以后的人生。


编辑感言(三)

在《文苑》的日子……
徐敬楠  200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当跨进兰大校门,走进中文系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自己该干点什么,对于自己的大学生涯,也对于自己的人生。

      面对校里、院里纷繁众多的社团、学生会部门,我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院里的工作??其实就是想干点实事;在院里众多的学生会部门,我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办院报---《文苑》。这种专一的情结也似乎注定了从那一刻起,我与《文苑》的缘分就开始了。
 
      当时的主编是一个和蔼的学长,很有才华和思想。初出茅庐的我自认为自己的文章不是很拿得出手,犹豫中,他的眼神鼓励了我:进《文苑》就是要对自己有自信,为什么不来展示自己?由于有些审美感和绘画技术,我选择了设计部??《文苑》也是全校为数不多的有专业美编的报纸??负责排版,其实那时更多的私心是想学习排版知识??一个自己从未涉及的领域??这也是我的性格,喜欢尝试新的领域。几天后,在公布栏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是在《文苑》的部门下,那一刻欣喜之后,忽然又燃起要在这块领域创出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或者可能有些像不自量的野心吧,总之那时起我就幸运地成为了《文苑》新一届的成员了,负责美编。我的部长很干练,也很严格,她要求我看很多的书,学习很多的东西。本来还有些许自信的我,那一刻,真得很迷茫,突然感到自己的无知,也有了很大的压力。以后在文苑的生活,就是去学习,去实践。有时真得很想上手做,不愿只在旁观望,但一上手却又漏洞百出,相形见绌。主编告诉我,不要急,慢慢积累,等待你的机会。那段时光我真的学到了很多,知识,经验,抑或做人……在文苑的日子,我没有像前几任主编,赶上百期那壮观风光的日子,好像有些像错过了看到盛唐繁荣世界一般,有些许遗憾,但谁又能说我们不会再创造一个盛唐,在我们的手中呢?!和《文苑》每个人的相处,都会让我舍不得离开这个群体,对一份报纸有了感情,就会尽力想去办好她,想创出自己的品牌。但自己又是否真的有实力留下来?竞争亦如在社会中,残酷。其实一直也很感谢我的部长、主编,让我在《文苑》学到了更多计划外的东西。如同在《文苑》的每一个人,都不会空手而归,哪怕他没有在这里留很久,他也将得到很多终生受益的东西:譬如知识,譬如做人。

      在《文苑》即将换届时,院里决定派任新的主编。新主编对人员进行了全面调整,本以为我的办报生涯要结束了,然而我与《文苑》的缘分似乎才刚刚开始,我成为老成员中被留下的两名中的一员。说不清当时的感受,离开合作过的同行,又要和新的集体合作,再转接的节骨眼上,我们的磨合怎么办?老主编看到我似乎很迷惘,而他依然是和蔼的目光:去适应新的集体,干自己想干的事业。我留下来了,新主编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开始让我从单一的美编向全面责编过渡。我想说:我应该是幸运的,在《文苑》这个大家庭的关怀下,我走得更稳健了。

      主编留下了我,虽然我的文学功底不强,但他认为我有一定的管理能力,因而我又成为了新一任的主编。我很恐慌,刚接手时,我经常觉得压力就在身边,这种事似乎很少出现在我身上。因为过去的《文苑》有过太辉煌的历史,我怕我无法办好她。我有时回想当时的自己似乎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不论是心理还是知识贮备。但事情到了面前,我不愿退缩,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似乎有些苟安,但内心却依然还是渴望尽己之力办出《文苑》的特色,继续她的辉煌。办了两年的报纸了,现在我的办报生涯真的要结束了,《文苑》即将要转接到下一届文苑人的手中。回想起自己在真正接手后走的每一步还历历在目。刚开始还不很顺手,策划、组稿、编排,每一步都想做到尽善尽美,但似乎缺憾仍然避免不了。每天脑子中都在想新的一期有什么新想法。有时想很多却总因各种原因实现不了时;报纸出来时会有各种评价,当人无法理会你的辛劳时,真的有想过放弃,但文苑人是不轻言放弃的,办报,办出自己的好报,是要经历艰辛的,鼓起勇气,再来过!要说在《文苑》自己的缺憾,就是自己的发稿量太少了,文学功底不够深,总不敢涉足文学领地,只在新闻版作自己的东西;在接任主编后,管理中也有些问题,但我想有了在这里的锻炼,以后会让自己在事业中有更大的进步和突破。逐渐,路越走越顺了,《文苑》在我手中形成了一套模式。一版新闻版:关注我们的身边事,做精当的评论;我院大型活动??“天行健”文学知识竞赛、“亘源下”诗会、“星海”话剧社话剧演出、运动会等等,这些活动台前幕后的报道评论也都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我同时还在一版新设了“文坛前沿”的板块,介绍文坛最新动向,真正使这里成为文化的前沿阵地,作出新闻与众不同的风格。二版戏影专版,由原来的专刊转变而来,关注过“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品评过经典爱情电影、韩剧,回味过时代的电影人……每一期的文章都是精妙地展示我们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师生研究和学习的成果。三版美文园地,开辟了“心灵独舞”、“ 一家之言”等板块,各种文体、各种风格的原创作品,另类、现代、古典都淋漓尽致地得到发挥。四版专题版,每期一个话题,我们策划过“重阳节思乡”??给在外的游子,“牵动心灵的一首歌”,“短信”,“乡土文学”,“ 摇滚年代”等专题,抒发青春的感受,思想的闪光点在这里熠熠生辉。每次我们都努力让自己不落俗套,做出自己的个性,而创新有时难免会有非议,但我要继续努力走出《文苑》自己的路。每次报评时我都会很紧张,像是看自己的孩子在众人面前展示才艺一样,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最优秀的呢。每次的一点小错误,都会让人真的是痛下决心,下一期绝对要杜绝,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是幸运的,可以在《文苑》这片沃土上汲取营养,因而更珍惜在《文苑》日子,努力办好每一份报纸,希望会有个完美的结束。现在我们已制定好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就是希望在将《文苑》移交后,下一届的人不再走弯路,在我们的基础上越办越好!

      就是在不断的摸索与纠正中,我感到自己在《文苑》的帮助下成长了起来,而《文苑》也在我们的努力下更加精彩了。我始终记得《文苑》的宗旨:身边的心声,原创的天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在不断地摸索后,我们仍在不断推翻自己,希望走出更宽的路。

      《文苑》还在成长之中,我又要将她移交到新一届文苑人的手中。但未来的文苑人仍会不断地创新,在校园文化、人文宣传的阵地上走得更远!我们希望和社会各界有更多的交流,让《文苑》真正走出校园,成为兰州大学学生乃至全国大学生自己的文化宣传阵地!做自己的报纸,我们会做得更好!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编:730020 联系方式:电话:0931- 8913738
Copyright (C) chinese.lzu.edu.cn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