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址大学

名师论坛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文学

[散文]天 地 行

【来源:文学院 | 发布日期:2010-11-01 | 作者:?08级汉语言 安家琪 】     【选择字号:

                                                  08级汉语言 安家琪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当中国历史的车辇从礼乐文明的商周行至气象蓬勃的大唐时,它徘徊了:究竟,在“盛世天朝神韵扬”的大唐之后,该是一个怎样的王朝来承载这份超迈绝伦的气魄?它又将演绎何等入乎其内而有超乎其外的惊世奇观?可当中国历史的车辇从气象蓬勃的大唐滑至纤巧柔弱的北宋时,它再一次踟蹰了:这个尴尬的朝代,出了一群高标逸韵的才子,一群浓妆粉丽的佳人,他们成就了北宋的千古文坛。可北宋的武将,却终究没有为后人留下过多苍凉而悲壮的回忆。

   于是,南宋的大幕徐徐拉开,上演了一场中国历史上最惊心动魄,最慷慨苍凉的“天地精神”。

岳武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狼烟起,江山北望,风萧瑟,中原满伤;国不复国,家已非家;苍茫大地,是处征伐。

“北虏未灭,何以为家!”豪言尽吐,壮心满腔。一介儒将,负载天地使命,手执红顶长矛,纵身马上,出没沙场。一鼓作气,出征郢州报胜;“守死无去”,再战郾城大捷。朱仙镇一战,本期“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岂料木秀风摧,十二道金牌下令还。

   愤惋泣下,泪撒开封:“十年之功,废于一旦!所得诸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付!”苦痛至极,慷慨至极,悲壮至极,苍凉至极!

  “必杀岳飞而后可和”,迎接他凯旋而归的,是精心布置的天罗地网。一句“莫须有”,一张“赐死令”,让一位英雄含冤而逝,抱憾而终。

千古奇冤谁与诉,唯付天际鸿。松柏青葱满山麓,浩气盈苍穹。

人虽逝,骨长存。你可以害我,可以杀我,却永远不能折弯我的铮铮傲骨,不能磨灭我的拳拳赤心,我至大至刚的浩然正气,天地可鉴,万古长存!纵使眼前天地折损,佞臣当道,但是,寰中自有承平日,苍天总会清。历史,会还我岳飞一个公道,还南宋一个公道,还苍莽乾坤一个公道!

   于是,风波亭中“天日昭昭,天日昭昭”成了回响在天地间旷古烁今的绝唱。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文天祥:久经风雨忘凝寒,梅花傲雪峰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谁负刚肠。骂贼睢阳,爱君许远,留得声名万古香。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练之钢。人生翕欻云亡。好烈烈轰轰做一场。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安得留芳。”一曲新词,满腔忠义,震彻天地,回响古今。

  初出茅庐,“忠肝如铁石”;出将入相,“丹心照汗青”。梅州出兵,雩都获捷报;转战赣州,偏师攻吉州。大军至处,所向披靡,如秋风扫落叶,州县尽收。怎奈权奸掣肘,举世将才难与世;可叹中兴无望,登高凭栏泪自流。

  海丰失利,崖山败亡,国运已尽,遗民望乡。两次劝降,正气凛然不可犯:“天下事有兴有衰。国亡受戮,历代皆有。我为宋尽忠,只愿早死!”忠贞刚正,北国胡虏亦为之叹服。牢狱三载,身在缧绁心在汉;羁縻难返;愿得一死望南国。

  连天风飒雨潇潇,柴市刑场,面南而朝:“吾事已结,于心无愧!”引颈就刑,从容就义。

 “死生,昼夜事也”;“生无以救国难,死犹为厉鬼以击贼”;“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这位“一路梅花一路诗”的英雄,带着他的天地浩歌,长眠于茫茫鸿蒙。

  ——“风雨牢愁无著处,那更寒蛩四壁。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陆秀夫:尽看千枝皆不是,翘首立苍穹

   陆秀夫的一生,只是为了诠释八个字:殚精竭虑,力挽狂澜。他为南宋而生,为南宋而亡,为南宋而壮丽,为南宋而流芳。南宋,是他一生的维系,永世的挂牵。

元军逼近临安,南宋王朝岌岌可危。丢官弃爵,跑的跑,逃的逃,朝廷一时间车冷人稀,门可罗雀。“百拜奉表”,自削帝号,却终究没能挽回临安陷落的大势。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这样的时代,才是陆秀夫的时代;这样的陆秀夫,才是时代的陆秀夫。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辗转临温州,抵福州,达泉州,至惠州,力挽危如累卵,风雨飘摇的“海上行朝”。戎马半生,殚精竭虑匡天下;天南地北,颠沛流离四海家。崖山一战,兵败如山倒,雨打风吹送行舟。过往萧瑟,过往风流,纷纷告退,一路山水觅古风。

“国事至今,一败涂地,陛下当为国死,勿蹈先君覆辙。”说罢,肩负幼主,身系白绫,坚毅地走向海的尽头,天的尽头……

一百年后,“大宋左丞相陆秀夫殉难于此”傲然铭镌在崖山北面的石壁上,迎风而歌。

流光一转三十年,去了武穆,迎来秀夫。无论后人如何诟病南宋一朝:怯懦,媚降,失节,苟且偷生……但他们永远也无法抹杀一个不争的事实——南宋永远有一批铁骨铮铮,擎大厦于将倾的忠义之士站在风口浪尖,力挽狂澜。纵不能扭转乾坤,拂逆天意,但终是不枉此生,不枉此朝,不枉人间走一遭。仅凭此,这个朝代也可以瞑目了。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明月飞锡下天风。

……

一百五十年,就这样走过了,喜也罢,悲也罢,愤慨也罢,苍凉也罢,总之,就这样于弹指一挥间匆匆掠过了。这百年,走得伤痕累累,走得步履维艰。

在中原易主簪缨散的烽烟年代,南宋一面饰演着奴颜媚骨的佞臣,一面,又以忠信节义来握住最后一把苍凉。或者,连它自己都无法预知,究竟,该以怎样的襟怀气度来诠释负载天地的使命,顶天立地的担当。因此,它只好用一个忠与奸、善与恶、极尽悲剧之慨的英雄与极尽邪恶之势的丑角间的对立,来担负家国天下,诠释天地人生。既然无法举重若轻,那么,索性悲壮到极致,苍凉到极致,抱憾到极致,惋惜到极致!让后人在叹息声中,永远记住这个在风雨飘摇中负载天地正义的王朝。

悠悠万古戏一台,千载事,绕襟怀。渭城朝雨历复新,故人还又来。登高望远古今泪,江河水,势如虹。纵是长夜霜华重,忠义满苍穹。即便有生之年无望承平之日,即便九死一生难见苍天复清,我仍要在生死以赴的戎马生涯中独立一枝春;即便时代给了我舞台,却无法赋予我装扮它的权利,我仍要身佩吴钩,手持龙凤,肩挂七星,除奸惩恶,引来千古常新的遐思;即便长夜将尽,霜华漫天,囊中已遗失了箭簇,但我心中苍凉古朴的天地精神却不减当年:“为天地立心,为生灵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襟怀担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苍凉;民胞物与的天地浩气;忠信节义的儒者之刚……只为重开太平世,一肩担尽古今愁。不是不懂得历史有代谢,王朝有兴衰,代代相易而随波逐浪,食黼啜醨,如若忠君爱民,正直坚挺,亦可金玉满堂而名载汗青;不是不懂得即便为臣当守节义,一身不可事二主,一世不可事两朝,但仍可以盛世则出,乱世则隐,委身大化,无为自适,在自己营造的精神天地里鲲鹏展翅,逍遥万里。只是,最终选择了在连宵风雨中力擎一片天。这是使命,是担当。怀瑾握瑜,呕心沥血,奉上一生只为一个誓约。盟约未改,心志仍在,高歌一曲唱响古往今来的情怀。“伏波唯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莫遣只轮回海窟,仍留一剑到天山”;“能令四海烽烟消,万姓鼓舞歌唐尧”;“奏凯归来报天子,云台麟阁高瞧嶢”……这些叩响天地的铮铮正唱,一如这些铮铮傲骨的天地男儿,会永远铭刻在茫茫寰宇之间,待后人迎声而拜。

大丈夫行事,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反观无愧于良知,与君而忠,为臣而信,待天下苍生而尽仁致义,一生何憾!一生何求!凭一颗敢于承担圣人的心,跋涉于苍茫天地间,行行复行行,历尽波澜,只为澄明天下,四海清一。他们用生命拾起散落在世间的最后一份担当,用刚毅坚贞撑起一片天地间的海阔天空,千峰万岭,山高水长,这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慷慨浩气,天地动容。回望苍宇,无负悠悠历史,无负天下苍生,无负飘零时代,无负古往今来,此生,足矣。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编:730020 联系方式:电话:0931- 8913738
Copyright (C) chinese.lzu.edu.cn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