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址大学

名师论坛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文学

[影评]魂与情弥散于动作
——写在《十月围城》上映周年之际

【来源:文学院 | 发布日期:2011-03-08 | 作者:余升华 】     【选择字号:

   电影太容易理解了,因此它也太难于分析了一部影片太难解释了,因为它太容易懂了。 ”当电影被不断类型化的今天,电影理论家克里斯蒂安.麦茨的这句话似乎成为不可颠覆的总结。但是,电影的复杂性本身不在于我们一厢情愿的抽象概括,谁能完全肯定文艺片就没有动作的素养呢?谁又能完全否定动作片有文艺片的内涵呢?每一部成功的影片总有它唱不尽的瘾魂!因此,电影给予我们的精神力量与情感世界始终是它能够靠近我们、吸引我们的终极原因就像《十月围城》

香港盛产动作电影,但香港电影导演中,却鲜见能将动作片真正做“大”的,我们认为的“大”当然不是金钱概念,也不是有大明星,更不是周氏无厘头的大创意,而是指大格局、大概念、大内核,也即电影背后的精神力量与情感世界。悉数,陈德森可能是其中之一。当其作品《神偷谍影》、《紫雨风暴》以及《特务迷城》的宏大视野呈现在你眼前时,你不得不赞叹其超越于香港传统动作电影之外的开阔,你能感受到陈德森作为新生代的香港动作导演其人其作亦如春日里垂柳抽丝草吐青的那般纯粹与彻底,歇斯底里地愈发倔强直至《十月围城》的大气象!正如陈德森的自述:“我们中国人的历史,虽然大家都知道,可是作为曾经非常重要的,关系到所有中国人命运的关键事件,我们希望拍出来的不仅仅是动作片那么简单。”

所以,我看《十月围城》,除了陈可辛对于我的吸引力以及群星对庶民群像的塑造之外,还因为片花中令我魂牵的孙中山先生的独白:“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而这种痛苦,就叫作革命。”

《十月围城》就是讲述这样一种痛苦、一种精神,也讲述小人物在大时代的命运与情感!

1906年,香港中环。

清廷的杀手首先瞄准了正在进行民主讲演的杨衢云,霎时间,血光向整个香江蔓延开去。迤逦的长笛声呼唤着一艘艘帆船舢板驶向维港的中环码头,远景是绿意氤氲的太平山和绮丽的蓝天。一声声汽笛由远及近,远洋的海轮慢慢靠岸,一位大人物带着自己的革命理想即将登陆,一场围绕着保卫与暗杀这位革命领袖的冲突将要爆发。

10月15日,正是孙中山抵港的日子。当时的“中国日报”社社长、中国同盟会香港分会会长陈少白作为革命党人,担负着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必须在24小时内,保卫孙中山安全抵港直至安全离港。知悉孙文即将抵港,商量各地起义之事,清廷遂派将军阎孝国前来剿杀,并收买赌徒沈重阳作密探。为护孙,陈少白邀戏班班主方天出手,令其惨遭灭门,陈少白被擒。好友失踪报馆被封等变故,使富甲一方的李玉堂投身革命。打女方红、车夫阿四、小贩王复明、乞丐刘郁白、独子李重光先后加入护孙行列,随后沈重阳亦弃暗投明,各色人物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十月围城……

纵观全片,李重光可以说是主旨性人物,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是和李重光一样的文弱书生,所以当我每一次看到他的出场、对白,总是纠结着分辨不清的道德同情与审美同情。一方面对一位有民主理想,甘为伟大祖国献身不顾的书生英雄无限崇敬,肯定和赞叹其行动的果敢与勇武,同时在观影过程中无时不刻的在意、怜爱这样一位有为的可以称之为中国之希望的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以至于他最后牺牲的时刻,会从心底里不满导演编剧的安排,为何要让他死的如此惨烈。他是个年轻懂规矩的少爷,也是有知识的热血青年,他最先觉醒革命,从发传单到加入学生游行,再到假冒孙中山引诱反革命者,到最后牺牲,所展现的人物性格内蕴是步步递进、层层升华。他年轻得稚嫩与天真,却有着坚守革命的信念。他并非是成熟的革命者,但是确实真正怀有巨大决心、行动力。塑造出了那个时代为革命捐躯的文人的悲壮形象。从这个意义上说,李重光牺牲的价值世界也就生成了,其深层次的映射也即展露无疑,导演要用这样一个年纪轻轻地文弱书生的死,去绘影出孙中山先生与他的革命信仰在年青一代心中的分量之重、影响至深。广而化之,李重光也是那个时代所有进步青年的代表,代表着那些高喊着“我不做亡国奴”的青年们。所以他要向世人证明“我长了17年,我就是在等这一天啊”,为着美丽的革命理想义无反顾。

当保护行动的策划者陈少白想出了为孙中山寻找替身的方式,以确保孙在港的这一个小时平安无恙。然而这却意味着谁做替身,谁就难逃死亡。抽签无疑是难以抉择时简单而不失公平的办法,然而结果却偏偏抽中了李玉堂的独子重光。陈少白曾向李玉堂承诺保证重光不参与行动,因而反对重光做替身,却遭重光如此反驳——“公平不是你所追求的吗?如果因为我的出身不让我去,重新抽签,公平何在?其他人就该因为出身而去死吗?”陈少白无言以对,为了大义相拥而泣。影片在每一处动作都注入了人物的灵魂,对于李重光而言他自始至终的饱含激情,要将所学所思都落实到革命行动。他的言语和行动对于我而言就像本来在我身上仅仅如火绒一样微微燃烧着的东西,到最后却觉得很快就要燃起熊熊的火焰。以至于观影结束后那句台词“我闭上眼,满是国家的明天!”一直萦绕在耳边。

无疑,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刺痛我们,同时,将挚友的儿子送去做牺牲,甚至比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死亡一线更具有感性的冲击力。因为后者只考验自我牺牲而前者还考验情义伦理,但恰恰陈少白或是那么多的“陈少白”把李玉堂的独子李重光送上了不归路。李重光在影片中是没有任何个人目的的革命者,他的牺牲使影片的革命主题更具有理想主义的光辉。“人固有一死”这话的确不错,但是生活的依托是行止而不是岁月,是思想而不是呼吸,是感情而不是钟点。死,固然是一个肉身的永久灭寂,但一个民族是不会死的。因为还有像李重光这样的革命理想主义者。对于他的死,人们感受到的不仅是悲壮,还有摄人心魄的美。流畅的故事、曲折的情节、感性的表演、高尚的情怀和单纯的触动也始终在诠释着革命的魂魄。尽管有足足五十八分钟的高强度动作表演,但是情感的张力仍然无可挑剔。

先锋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的爱浦斯坦说:“电影是最有力的、诗的手段。”但是在现代商业电影狂潮中又有多少人能出色的处理好这种人与光影的诗意情感关系呢?某种程度上说《十月围城》的成功除却完美的动作表演与深厚的动作主旨为革命历史铸就铭文之外,还体现了编导运用电影诗意的手段去表代感情,并且又将这种感情注入每个人物的动作。与其他动作电影不同的是,《十月围城》在每个重要的动作场面前都精心设计了它的前史,形成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心理感觉,这在其他影片中是极其罕见的。在影片的前半段甚至充满了死亡的隐喻、暗示,微妙的言语,暗杀与反暗杀的策划者所有的准备,都暗含着血腥,全部的镜头都在为最后的决战作铺垫,这种气韵蕴藉使影片有一种古龙武侠小说的气质,而影片的诗意恰恰也就体现在这群大小人物的前史中,诗意的表达也蕴藉着强烈的普通人的感情。

在影片《2012》里头,美国总统临死前并没有说什么要和国家共存亡之类的话,而是喊着爱妻的名字说“我来了”,我们会震撼,但震撼的来由不仅是一个总统在最后时刻放弃生的希望而选择服务大众,还在于这一个时刻总统身份的退却,伟岸丈夫身份的体认。《十月围城》里,甄子丹所饰演的沈重阳也有类似的丈夫身份的凸显。当他得知自己早已在做爸爸的时候,他知道只有一件事可以使自己重获尊严,那就是参与保护孙中山的行动中去,将来孩子会知道她的父亲是谁。我想看过电影的人必定不会忘记那段视听奇观——沈重阳身负重伤,但见到李玉堂后李让他快逃,沈重阳却在越来越急迫的敲击乐和古乐的嘶鸣声中冲向了骑马奔来的阎孝国,影片忽然静寂,只有李玉堂沉重、压迫、令人窒息的喘息声,二十秒后,李玉堂的嘶吼、马的长啸、提琴的悲鸣陡然而发,如万箭穿心,令人生痛。一定意义上说,他不是一个完全纯粹的革命者,他的革命行动纵然是心随所愿但也绝不是被指导于一个革命者的崇高精神理想。然而作为观影者你会深深被一个父亲的精神所打动,能感觉到一个小人物生命的呼吸,体味到人世间那份温情脉脉的关怀。

在《十月围城》中这班小人物他们可能并不知道所谓的国是,他们心中原先只有自己所要偿付的深情,但在电影中真正起到凝聚作用的也有这些人物的小叙事。李玉堂之于李重光的那种刻骨揪心的父爱,沈重阳因对女儿的爱而表现出的幡然醒悟,刘公子在父权和情爱之间的纠缠,方红对父亲未竞事业的继承,都是影片中相当之感人的地方。

尽管向往革命但爱子心切的李玉堂,历经艰辛追逐儿子却在奥德萨台阶式的惊心动魄中最终失去了儿子;为报答给自己立锥之地、成家立业的恩公,手无寸铁的阿四无畏地冲向了刺客,并在身负重伤下紧紧抱住敌手,用最后一丝气力拖住刺客;因钦佩李玉堂为人,毅然加人保镖行列的卖臭豆腐的王复明,萍水相逢却肝胆相照,不吝与刺客同归于尽;为报李玉堂知遇之恩,乞丐刘郁白挥洒铁扇,力拼众敌,誓死如归;为父报仇大义凛然的戏班女方红,为免刺客埋伏的爆炸发生,玉石俱焚;为对妻女有份交代,赌徒沈重阳耗尽最后气力撞向阎孝国飞奔而来的马。他们并不懂那么多大道理,没有喊过什么口号,只是简简单单地活着,为人性中的各种善良、为生活中的各种愿望而努力,担当保镖不是他们的终极选择,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常态、真实,却演绎出不同寻常的一番悲情。也许正是不直接着意于大义与革命反有股强烈的令人回味的人情味儿。

他们用动作演绎的不只是出神入化的武功,还有生死相依的爱情、亲情和一诺千金的信义,还有革命者的崇高理想,如此,动作电影的观赏快感从技艺、生理的层面提升到每个观影者的内心灵魂层面。

影片导演与编剧毫不吝惜菲林,一笔一笔地凌迟这帮小人物的死亡,死得越悲壮,他们的感情也就越升华。但是他们的感情与牺牲,又没有脱离带领他们的革命者不可弯折的信念与意志。他们近乎偏执的行动贯彻,同时也带动了“保护孙先生”“实现革命”这一宏大目标朝着全面和精细的方向上演进。

《十月围城》所讲述的有高尚也有简单,有信仰也有信念(革命者的信仰、小人物的信念),有侠义精神也有价值偏爱,有人情也有人性,但是没有炮灰(因为每个人都是带着个人意愿参与其中并且自愿牺牲的,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为什么做。)也没有高下,每个人都只是一股力,只是彼此交融汇合,最终拧成了一股绳,也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在完成了一件大事的同时,也为我们共同演绎了一场信念与侠义的时代浮世绘。所以人们说《十月围城》的武打不是打在人身上,而是打在人心里!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十月围城》把大小人物的个人情感与名族大义相互交融,这是区别于过往革命题材电影、动作片、武侠片最突出的亮点,这使得影片硬性的革命主题与软性的人伦主题相得益彰。对于整个华语电影市场而言,《十月围城》是在《集结号》、《风声》之后,继续回答这样一个重要命题——如何将商业电影的商业价值跟一个国家的电影命题放在一起,同时又实现崇高的艺术价值!而《十月围城》的回答就是用革命者伟大魂魄和潜伏于历史的小人物的至纯之情弥散于动作,以诗意的方式诠释其内在的精神。

观看《十月围城》这样一部优秀的动作电影,好似观赏一件有着“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韵致的雕塑作品,一幅气韵灵动的墨染山水画,一幅潇洒飘逸或力透纸背的书法作品。他们的审美情境的相通具有某种根源性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就在于他们都给审美主体带来心灵深处不可名状的触动和感召,带来美的感悟!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编:730020 联系方式:电话:0931- 8913738
Copyright (C) chinese.lzu.edu.cn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