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址大学

名师论坛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文学

[散文]堕落中燃烧的樱花之爱

【来源:文学院 | 发布日期:2011-03-30 | 作者: 09人文隆基 杜玲 】     【选择字号:

 

堕落中燃烧的樱花之爱

              ——读《樱花树下》之后感

一场樱花的盛宴,三个人的爱情,交织着如火般的热烈和狂乱。明知道携手的这条路延伸的是无法得到救赎的罪孽,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醉。

渡边淳一的《樱花树下》,始终带着一股虚无、无常和哀默之感。它与川端康成的《雪国》一样,主要展现了被花妖化身的女子所魅惑的男性的梦幻之感。该小说在日本连载时,被誉为樱花花妖的菊乃备受关注,好评如潮。在我看来,菊乃和凉子都是樱花的化身,正是她们身上樱花一般美到虚幻的气质让游佐沉溺其中。只不过区别是,母亲菊乃是花妖,而凉子,是花精。这也正如日本国文学者、评论家小川和佑的解释,一个如东京千鸟之渊的樱花,迷诡艳怡,一个如秋田角馆的垂枝樱,纯美活泼。当事业成功带来的孤单和婚姻不如意带来的淡漠让游佐倍感彷徨时,精明干练又成熟美貌的菊乃抚慰了他。工作和生活空缺的填补曾让两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习惯和满足,可这种平衡关系被第三个人的进入完全打破了。从赏樱花到送戒指,再到东京见面,直至关系一步步地深化,游佐的目光渐渐地追随年轻的凉子而去。“当然,年轻的身体,坦率的想法,纯真的感觉,他都喜欢。”对于游佐,即使知道自己周旋于母女二人是不为伦理所容,也是难以被她们接受的,但他仍一次次固执地告诉自己,“在一个男人的身体里,有足够的空间同时栖息对两个女子的爱”。他和菊乃的关系深远而厚重,跟凉子的关系明淡而清爽。

但这样两种相处带来的感情模式并非平行而不相干,反而将三人扯入了难以理清的纠乱之中。初看时,对于游佐这个形象我是十分不喜欢的。因为如他自己所想,“但再怎么说,制造出这些纠结的元凶是他自己,将两个女人引向常理所不容许的那路”,可在作者眼里,游佐的行为早已超越了对错的界定,他成了彷徨于欲望和理智之间的男性心理的代表。甚至在作者看来,他是可怜可悲的。一方面,在这扭曲的世界,谁也不能真正理性的活着;另一方面,菊乃和凉子身上梦幻般的樱花之美仿佛带有一种魔力,让他难以自拔。梦幻与现实、灵与肉、欢悦与痛楚相互交织的爱恋里,他坠落、坠落……

凉子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她与菊乃之间有着除母女之外更加微妙的女性竞争关系。在她心里,作为一个美丽的京都女人,母亲是可亲的;在工作方面,作为一个胜过男人的女人,母亲又是可敬的。在菊乃面前,凉子一面乖巧懂事,关注母亲的身体健康,分担料理店的工作,一面又忍不住接近母亲的爱人游佐。她追求的,只是脱离母亲束缚的全面自由,因此在起初,游佐只是作为她由少女过渡到独立成熟女人的桥梁。但随着关系的一步步加深,她不自觉的被游佐吸引,开始在心灵和身体的夹缝中摇摆不定。游佐觉得凉子像办公室里的白玫瑰是有道理的。“说是淡白的颜色,仔细一看的话,每一片花瓣里都藏着淡淡的朱红色。放着玫瑰花的角落,在夜光里看上去像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种纯真里隐藏的迷乱和秋田角馆的垂枝樱是那么地相像。作为一个充满青春朝气的女子,她纯美而优雅,但与母亲一样,骨子里的樱花气质又让她全身带上了抹不去的热烈狂乱。

最令人眼前一亮、始终喜爱并为之扼腕叹息的花妖菊乃也是全书我最喜欢的角色。那种孤注一掷的爱,是她生命中最闪耀的东西。在这场爱情角逐中,她可敬可怜,又可怕。表面看来,她输掉了游佐的爱情和凉子的亲情,最后在孤单和落寞的深夜里死去。但细看来,菊乃从未输过,甚至三人的命运纠葛由她一手左右。凉子与游佐牵扯的开始,起源于她让他们共赏樱花的授意;两人关系的飞跃,也是因为她命凉子前往东京收拾租的房子;她会那样凑巧地在不知道凉子怀孕的情况下送来凉子无法穿上的樱花和服;甚至在游佐完全折服于与凉子之间的感情时,她选择在深夜鬼魅地死去,在情意正浓的二人身上留下永恒的伤口……

这也是我同意将菊乃称作花妖的原因。仿佛更有一种樱花的魔力,四十多岁的年纪,她用尽全力绽放和燃烧了自己的热力和美丽。她成熟妩媚的韵味如同樱花怒放般灿烂,太浓烈,令游佐苦陷于一种矛盾之中:一方面,对这种美始终无法放弃——谁能真正拒绝这种妖艳美丽的樱花之美呢?另一方面,又为这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感到震惊和疲倦。如同徜徉在樱花的隧道里,游佐想到的“邪花”一词,开的太过于热切反而让人心生疲倦。“在堤坝上做了几次深呼吸,看着桧木内河的清流和远方积雪的山脉,终于从花景里挣脱出来”,清流和山脉就是凉子,让游佐从菊乃令人窒息和疲倦的美和爱情中解脱出来。她带来了清润的气息,但始终未能使游佐摆脱与菊乃宿命般的纠葛和牵绊,自己也深陷其中。在一次游佐与菊乃相会后赶回家去时,菊乃曾有非常耐人寻味的一种感想——游佐仿若被吸掉灵魂的空壳。但我觉得,游佐成为空壳不仅是在回家面对妻子时,和凉子在一起时也同样如此。年轻姣好的身体、可爱天真的性格,无疑都让游佐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可这所有的激情仍旧只是外在的情感释放和心灵的暂时寄托。灵魂早已被上了锁链,一端自始至终都紧攥在菊乃手中。

在千鸟之渊的那一夜,最让人难以忘怀。“菊乃站起身,突然伸手抓住一只樱花,一瞬间,她把脸凑到樱花边上,白色的脖子浮现在樱花的明亮中。她把它举到空中。‘扑哧’,菊乃似乎在笑,但声音一下子被吸入到春天的夜里,只有模糊的笑容映在明亮的月光中。”那一夜,她鬼魅地让所有人失了魂魄,这一笑也成了她与这世界最后的诀别。当第二天人们找到她的尸体时,她依旧那么神秘和美丽,“像樱花一样躺在眼前”。游佐甚至“第一眼以为是从天而降的和服”。她选择了最激烈华丽的死,穿着最美的和服,手仿佛要抓住神秘似的伸着,沿着手的方向看去,前面落着一小枝樱花,正是在千鸟之渊折的那一枝。她是在用死惩罚游佐和女儿凉子的背叛,终结不为伦理道德所容的、各自疲惫的三人纠葛,更是在祭奠自己樱花般灿烂浓烈的爱。

全书处处充斥着矛盾:游佐对菊乃复杂的感情,欲从那窒息的疯狂里挣脱的渴望和始终无法排除菊乃的影子的矛盾;早已认识到三人关系会最终走向毁灭,却又依旧难以控制地沉溺在这微弱平衡的刺激中的疯狂;菊乃和凉子作为母女相互关心和体贴和作为情敌的互相嫉妒、施压和彼此伤害的无奈……或许是这种种的矛盾和冲突让美丽的花妖菊乃献出了生命,让凉子和游佐终生在追思的遗憾和痛苦中活着。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永恒的遗憾,但我认为,即使没有好的结局,这部作品还是让我们深思和感动。凉子在“大”字节上曾感慨:“那些火将各种各样的东西烧成灰烬,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的喜悦和悲伤……”他们三人间的爱就如那火一样,带着不顾一切的绝决的力量在燃烧。

渡边淳一要表达的就是这么一种豁出一切的狂乱之美吧,用他的话讲,他的作品是用理论或者是道德上的东西是无法表述清楚的,但是又是具有现实性的的情感小说。主人公从来都不是积极地反抗社会,只是不愿向现实妥协。在他另一部作品《泡与沫》里,望着射向雪面的最后一抹残阳,主人公对自己说:正是人生如泡沫般无常,才要尽情燃烧在这一刻。在《樱花树下》这本书里,菊乃、凉子、游佐才会用余生的悲剧,映照这个信念——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09人文隆基  杜玲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编:730020 联系方式:电话:0931- 8913738
Copyright (C) chinese.lzu.edu.cn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