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址大学

名师论坛

【芝锋影评】各自的路

【来源:文学院 | 发布日期:2011-05-18 | 作者:熊芝锋 】     【选择字号:
    看侯孝贤导演的《海上花》,仿佛已经不是在观赏一部电影,那些华丽、怀旧又不失沉稳的影像,如同陈逸飞画笔下的东方美人,春风沉醉,玉堂春暖,纵使这些男人或女人们在繁琐与浮华中各有苦楚,又免不了你争我斗,但在侯孝贤极其冷静的中景画框前,我们都只是旁观者。长焦镜头使空间变得扁平而少纵深感,这是整部影片更像是一幅幅油画,色彩浓烈但又冷静到可以看穿一切细微的心情。

    三个女人一台戏。在这样的镜头的注视下,即使是这些“倌人们”琐碎的生活点滴,也都藏匿着无边风月,平地惊雷,引人侧目。相较另一部描写清末民初高级妓女生活的电影《胭脂扣》,《海上花》更为冷静也更加令人信服。侯孝贤并没有试图用百年前的奇艳故事简单地制作一枚催泪弹,而是不远不近地站在那里,镜头由一侧缓缓摇到另一侧,又缓缓摇回,正像片中梁朝伟饰演的王老爷那仿佛能看穿一切但又略显忧郁的眼神,注视着男男女女们做着人生的博弈。身处在“长三书寓”中,沈小红、黄翠凤、周双珠与张蕙贞,为了自己的人生,各自做着各自的争斗与抉择。可到头来,认定了人的沈小红还是被离弃;黄翠凤精明干练,可仍然要为能被赎身丢掉感情……又不得不提《胭脂扣》,那一段由吞鸦片引来的人鬼苦恋,到了《海上花》里,变成了双玉求得赎身的砝码。当你期待着如花与十二少的故事时,双玉这一招让你梦醒,然后解嘲般的笑道:呵,原来这样才是真实的。可如果这样的话,你该不该相信,其实生存较之于死亡,冰冷的现实较之戏文里的绝恋,远来得更残酷。
 
    这样一群女人已经无关于感情里的你侬我侬,她们只是希望在可能的范围内自己给自己做决定,在这一片颓靡中找一扇打得开的窗子。可是侯孝贤说:“我故意不拍外景,因为她们困顿在这一个‘环境’里面,永远跑不掉,其实每个人他们一出生,都困在这个社会,跑不掉。”任这许多“枝枝节节”,到头来还不是大梦一场,引人唏嘘。双珠是这群女人中最看的通透的一个,而她的选择,就是捧着水烟袋,“大隐于市”,坐看这些是是非非。而其他人,在争斗到厌倦的一刻才发现,这一辈子苦活其实由不得她们做决定,在这“书寓”中受困,出了这风月场,仍旧免不了受困。
 
    百年过后,当这戏里的女人可以给自己做决定时,她们是否就能够走出困境?《三峡好人》不是一部单讲女人的电影,但由赵涛饰演的沈红夺目依旧。贾樟柯与侯孝贤拍的是同一种电影,那些影像不浮夸、不虚假,不管现实是残酷或美好,他们的记录始终忠实着。或许那些安静的长镜头让你觉得枯燥,但如果你愿意品尝,这些影像有着和真实生活一样不易被发觉的绵远悠长的魅力。

    由于浩大的三峡工程,长江边上的奉节小城即将消失。“一些该拿起的要拿起,一些该舍弃的要舍弃。”沈红的丈夫两年没回家了,与百年前的女人们不同,即使沈红不如沈小红们精明会算计,但她却更有权力打开那扇窗,为自己做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沈红来到半是废墟的奉节,找到自己的丈夫。三峡大坝前,两个人跳了一支舞后,沈红提出要跟丈夫离婚。贾樟柯跟随着沈红一路寻找,没有赘述前情,但时光曾经流淌而过的气息却扑面而来。正如同影片的英文名still life一样,烟酒糖茶静默依然,但它们身上无一例外地镌刻着人的痕迹,时间曾经如浮在它们上面的尘土一样确凿地留下印记,但它们只是静默着。如那包“巫山云雾”,或许它见证过很多秘密,但最后都被冲释在温吞的白水中。
 
    《三峡好人》里的主人公们不再像《小武》与《任逍遥》中的人们那样在变化中无能为力。韩三明们与沈红们,他们在前进中的历史大背景下有着各自的故事,当有两千年历史的奉节在两年里被毁灭后,这里所有的故事仍然会在他乡继续。即将沉入水底的静物或许把这茫茫前路看的更加明了。她或他的选择,无分对错。
 
    在侯孝贤与贾樟柯的影像里,无论是百年前还是百年后,无论是“好人”还是“海上花列传”,各种故事里的人还是要走各自的路,迷茫或坚定,都没结束。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编:730020 联系方式:电话:0931- 8913738
Copyright (C) chinese.lzu.edu.cn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